你搞这个东西做什么?你初中都没毕业
2021-01-04 00:3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新闻晨报:你说自己是土豪?

新闻晨报:从《功甫帖》的真伪,到西岸馆的开幕,再到鸡缸杯的拍卖,这段时间,围绕你和龙美术馆的曝光率相当之高。你是否愿意如此高调曝光在公众面前?

刘益谦:既然决定开美术馆,我肯定是用心去做的,龙美术馆我想把它做成一个在国际上有点影响力的美术馆。这个过程中,别人怎么看我,特别是文化人怎么看我,我认为这不重要。

刘益谦:从馆藏的东西来说,龙美术馆好东西应该是不少的。为什么《功甫帖》引起这么大争议呢?我觉得,它不是单单的一种学术之争。我今天把《功甫帖》展示出来,把上博的观点和市场的观点亮出来,就是让市民来评判,甚至可以说未来很多年,我可能会一直把《功甫帖》展在这里。

新闻晨报:龙美术馆创始人、中国最具实力的藏家,你个人希望别人怎么称呼你?

这么多年来,中国的舆论一直有种观点,认为我们现在的艺术品是人为的,好像是人为炒作。但你看看西方的艺术家,弗朗西斯·培根的作品为什么可以卖十亿啊?现在买我们中国老祖宗的东西花一个亿,大家就连着问:为什么啊?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心态。或许大家觉得,这个东西30年前只有几百万元,现在却要几个亿,差距好像很大,但你们为什么不想想,30年前,我们连饭都吃不饱呢。

china,本身就是瓷器的意思。从历史来看,成化皇帝在政坛没多大作为,却在瓷器上留下了相当一笔,鸡缸杯得到了历代帝王的赞赏,乾隆爷还专门写了诗,传世的作品也就这么几件。鸡缸杯是中国文物里造假最多的,你去北京潘家园市场,说要买200个鸡缸杯,几十元一个就能买到。我买了20多年历史品,这个历史背景还是知道一点的。老实说,买了那么多年东西,每个人传授我一句话,我也知道不少了。我常说我不懂,但这个不懂是说和行家不能比,但和一般人比,我还是了解一点的。我感觉人生啊,不要说自己懂。

“我感觉人生啊,不要说自己懂”

刘益谦:什么影响?没什么影响,我怎么会受他们影响。这个行业我买字画二十多年了,谁眼力怎么样,我心里有一本账。真正的老先生,过世的过世了,活着的,从来不参与市场的鉴定。《功甫帖》事件出来后,我也找过一位目前仅存的老先生,老先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刘先生,东西你捐给国家,我出意见。现在这东西是你个人的,有规定,我不能说话。”这才是真正的学者。

刘益谦有句名言,传播甚广——“艺术品拣贵的买!股票捡便宜的买!”

□刘益谦

刘益谦:我希望简单,今年51岁了,叫我小名毛毛的人也很多,其实,怎么称呼只是一个符号。真要说一个,我觉得还是美术馆创始人吧,比较平淡一些。

新闻晨报:作为目前上海乃至中国内地最具实力的藏家,你在拍卖市场的频频出手,震惊外界。一般的买家都会选择匿名,但你并不避讳,古语说:“树大招风”,你有过担心吗?

“我是个土豪,我的美术馆好不好,观众来评”

新闻晨报:在美术馆里,你听过观众对此的反馈吗?

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东西(《功甫帖》)不是我写的,一件高古的东西,怎么鉴定它的真伪,谁能说它是真的,全世界没有一个能拿出铁板钉钉的证据。唯一能证明的,就是看流传,看传承。我5000万元买的东西,你说假的就是假的啊。

“艺术品便宜或是贵,不能绝对化理解”

刘益谦:我招什么风啊?我曾经说过一句话:我的财富积累是阳光的,我买艺术品也是付钱的。我买艺术品不是偷来的,躲躲藏藏干什么呢?的确,绝大多数买家不大愿意公布自己的名字,因为他们不愿意沾这个是非,给人家去评说。我为什么这么做呢?因为我要做美术馆,我总是要把我买的东西展示出来。我今天不公布,等鸡缸杯在龙美术馆展示了,大家还是会知道是我拍的。没必要隐瞒。

新闻晨报:网上对你的议论,你会看吗?

■调侃自己

刘益谦:拍下鸡缸杯,就像我之前说的,是缘分,也是福分。这东西在十几年之后,重新出现在市场上,是个机会。拍卖前的估价就有2-3亿元,我个人觉得,这个价格也在一个相当合理的范围之内。当然,外人如果不太了解它的历史,会觉得,这么一个小小的杯子卖2亿多,不可思议。

新闻晨报:龙美术馆西岸馆刚开馆,你第一时间就拍下了明成化鸡缸杯,花费2.8亿港元,创下中国瓷器新贵。两则新闻都够重磅,其中有必然的联系吗?

刘益谦:可能有一些人接受不了这种观点。为什么要买贵的?艺术品也分艺术商品和艺术精品。全世界那么多人,不管什么皮肤都在追逐艺术精品,为什么?说到底,因为艺术精品记载了人类发展的过程。不管哪个文化,哪种思想,都记载了人类传承的过程,所以,我认为艺术品便宜或是贵,你不能绝对化地去理解。当然,这不是说不贵的东西不好,不贵的东西不能收藏。我不是要去否认一般老百姓的收藏。

新闻晨报:西岸馆开幕后,吸引了不少普通市民前往龙美术馆,不可否认,其中有一些是冲着《功甫帖》来看的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您如何看待之前有关《功甫帖》的争议?

刘益谦:没关系,你把话说白了吧。(比如有人怀疑是不是洗钱?)我就这么一句话,洗钱?洗什么钱?洗钱的概念你们先要搞清楚。在国内买艺术品,我使用个人卡支付,在国外拍卖市场,我还是用我信用卡支付。我洗什么钱呢?

“常有人发我微信谈国宝,我回他:我不懂”

新闻晨报:对龙美术馆,你个人希望它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位?

新闻晨报:比如说你土豪啊,买这么多艺术品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?

刘益谦:观众的评价?我不说,我没必要自己说自己的美术馆。我是个土豪,我这个土豪开美术馆,已经让那些假文人觉得难受了,我的美术馆好不好,我认为由观众来评说。

第一个阶段是投资,买艺术品投资过程中,我慢慢变得喜欢,于是开始收藏,进入第二阶段。到今天,我开美术馆,继续收藏,但可能不是出于一个投资的概念,而是从我美术馆馆藏脉络系统来说,我需要补什么东西,哪个阶段是缺的,我就去买。我认为我进入了这个阶段。今后一段时间,我可能一直会从我美术馆藏品的传承角度出发去买东西。现在,宋朝、明朝的瓷器我有了,但有些瓷器我没有,比如元青花。现在到处都有元青花,但因为没出处,谁敢认啊?说个好玩的事,自从我有了微信,不少人都加了我,常常有人发我文图,说的都是没见过的“国宝”,我回他:我不懂。我的公司还经常收到信,甚至有人带着东西到前台来,我只能劝退,不然怎么办?

刘益谦:对,现在“土豪”的意思,和过去说“富豪”是一样的呀!

此前不久,他花了5000多万元拍下苏轼的《功甫帖》,被质疑是伪作,更是掀起了一场持续至今仍然没有收尾的“辩论”。这次拍卖让他占据头条的时刻,也挟裹着众多质疑而来,洗钱?摆阔……而一贯高调的刘益谦,似乎时刻准备好了处在风口浪尖。昨日,在接受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,这位近年来频频撞进艺术圈镜头的话题人物,见面第一句话就接招:“你今天有什么问题尽管问,你一个个问,我一个个回答。你不要客气,有什么想法就问。”

新闻晨报:外界常常觉得,中国藏家专挑贵的买。

新闻晨报:从去年下半年至今,围绕《功甫帖》的真伪之辩,一直持续着。此事对你个人在未来收藏方面,有没有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?

“我又不想做商业广告,什么高不高调的”

刘益谦:说起“收藏”,两个字拆开来,“收”就是把你喜欢的东西收过来,“藏”就是把东西藏起来,我原来就是这样做的。但自从开了龙美术馆,“收”还在,“藏”就不是了。我现在把东西拿出来展示。这个过程中间,我认为有人多少会觉得,“你一个土豪,你搞这个东西做什么?你初中都没毕业,你搞什么美术馆?”我想说,我以初中没毕业做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自豪。我的个性、行为,可能会让很多人不舒服,其实我也不在乎他们舒不舒服。

“我买艺术品不是偷来的,躲躲藏藏干什么呢”

新闻晨报:在早年采访中,你曾提到,一开始买艺术品,不太问历史,也不管价格,可能只是想满足“占有欲”,那现在呢?有没有变化?

刘益谦:我又不想做商业广告,什么高不高调的。我买个碗,又不是我一下子抬了很高的价格,人家底价就是2-3亿。我买回来很正常。今后如果有这种东西,我还是会买的。

新闻晨报:身为民营美术馆的当家人、创始人,同时又是一位商人,在个人收藏与美术馆馆藏之间,你有什么平衡的考量吗?

“我以初中没毕业做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自豪”

刘益谦:看啊。个人微博我没有,但我开了微信。我认为网民怎么说都很正常。

■再谈拍卖

4月8日,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,这位上海商人和投资家再度成为话题人物:他以超2.8亿港元,拍下了一个不足手掌大小的明成化鸡缸杯,刷新了中国瓷器的新贵。一时风头无二,连续占据新闻的头条。

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他锋芒毕露的第一次,当然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刘益谦:每个人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想法,和学走路是一样的,走第一步总要摔跤,但长大后就不太会了。我认为现在自己对艺术品的收藏,已经步入第三个阶段。

■高调曝光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ndkzx.com广西北海市人畅端要筑品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lndkzx.com版权所有